【图书馆有老报纸】亚洲周刊:对善变的李登辉应以变制变


发布时间:2020-11-25 10:17:36 阅读量:8785 作者:敬轩

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而言,李登辉的改变已启动了“台独”的渐变,但除了这种角度外,我们也不能否认,一向擅于搞权谋的李登辉,他的这种改变也未尝没有权谋上的考虑图书馆有老报纸。据知,李登辉一向以“造王者”自居,不甘于权势上的寂寞。最近几个月来,王永庆之子王文洋已很清楚的表露出他有意于二零一二年台湾“大选”时参加竞选。目前他除了是李登辉旗下智库的最大金主外,也早已拜在李登辉门下,李有可能成为王文洋参选时的操盘手。

“反中”与“台独”是不能分割的连体婴,“台独教父”李登辉近来由“反中”变成主张“和中”,显示“台独”意识已出现波澜。从意识形态角度看,李登辉已启动了“台独”的渐变。对李登辉应以变制变。

文章摘录如下:

台湾的一些政治人物以善变、多变和语言文字游戏本领超群见长。说好听的,这是很有弹性;说难听点,则是一种“变形虫”,总是能随着时间、地点以及对象的不同而变换嘴脸。由于这种现象是如此普遍,他们自己不会觉得有什么羞愧不安,而一般人也见怪不怪,没有任何惊讶之感,甚至还认为是机辩之巧的谋略。

而在所有的政治人物里,上述功夫最一流的当属李登辉。他在当权之初接受日本极右作家司马辽太郎访问,大谈特谈“台湾人的悲哀”,所透露出来的是对殖民时代的眷恋与乡愁。这是殖民主义的被内化,这种人即使在别的国家也极少见。

后随着李登辉权力地位的稳固,他的“台独”路线日渐清晰。他之后在“两国论”、“特殊国与国关系”、“中国崩溃论”上做文章,打造他的“台独”意识形态与路线。对外,他以“戒急用忍”来阻延两岸关系;对内,他则以“‘中华民国’已不存在”为基础,逐步推动它的“台独”策略,并在国民党内挑起分化内斗,以达到将“政权”由他手上转移到搞“台独”的陈水扁手上。二零零零年台湾的“政权”轮替,他的“台独教父”地位已告确定。

但随着“台独”之路的行不通,于是李登辉又开始变了。二零零七年他曾公开表示,从未主张过“台独”。而就在日前,他又和昔日曾肝胆相照但后来又反目成仇的宋楚瑜密会,接着又在替自己的智库募款时发表讲话。

他的密会与讲话都涉及对两岸问题的看法,重点有三:(一)他认为两岸应扩大交往,“三通、四通、五通都不要紧”;(二)在基本立场上,他强调两岸“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台湾应“和中,亲美日”;(三)他在和宋楚瑜密会时,表示了有意访问大陆的愿望,特别是想和孔子周游列国般行走一遍。

李登辉变了,但本质的“两国论”部分未变,但我们却也不宜低估图书馆有老报纸。因为对“台独”意识形态有理解的人都知道,“台独”是要独立于中国之外,因而它自然就“反中”、“恨中”,并竭尽一切可能反对两岸的交往。这也就是说在“台独”论里,“反中”与“台独”是个不能切开的一体。

今天的民进党,只要一谈到两岸问题就束手无策,原因即在于它的党内有太多这种基本教义派的群众,这使得它完全不能将“反中”、“台独”这个连体婴切开。而李登辉的“台联党”在现实政治上已边缘化,它早就没有了包袱,这在“反中”、“台独”上比较容易切开。只要能切,即代表了整个“台独”意识形态已有了松动。由“反中的两国论”,变成“和中的两国论”,说不定在有一天会演变成“和中的不两国论”。

因此,过去的“台独教父”能由“反中”变成“和中”,这种改变看起来小,但事实上则相当大。它意谓着“台独”意识形态已出现波澜,只要有人开了头,它对民进党就会造成压力。我们当然知道,主张“台独”的人不可能一下子就宣布放弃“台独”,他们也需要一个渐变的过程,李登辉至少为这种渐变做了开始。

根据台湾的现况,两岸经济关系深化,再企图“反中”、“锁‘国’”已注定将再无选票。从“和中”得到经济利益,而在政治上则保持距离,当然成了“独派”最好的算盘。李登辉的“和中”,未尝不是在替将来选举的政见方向做试探。李登辉有意访问大陆,他可以找太多人去传话,但他所找的却是曾翻过脸的宋楚瑜。

李登辉以权谋善变著称,这种人自有其“过人之处”。就像美国的尼克松,虽人品不佳,但基辛格在品评人物时却认为尼克松最聪明。李登辉谋略深沉,有陈水扁这个“乔舒亚”,甚至马英九也把李登辉视为第一个请益的“国师”,而今他又收了王文洋为门徒;又想再当“造王者”,“变形虫”又要再次变形。

变来变去,还是显露出了一个变不了的大方向,那就是两岸要“和”,台湾要透过“和中”来得到经济上的利益;他的善变也等于“铁杆台独”的意识形态出现了破洞。也正因此,对这样的人,固然不必多么信任,但却该以变制变,何妨伸出欢迎的双手,甚至还透过交往来主导“台独”未来的再变呢。

“三大谈话”恐被“遗忘殆尽”。“村山谈话”、“宫泽谈话”和“河野谈话”被称为日本政府反省历史问题的“三大谈话”。其实,日本政府现在要“抛弃”的绝不止是针对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针对侵略战争进行反省的“村山谈话”和针对历史教科书问题的“宫泽谈话”也早已在安倍的“目标范围内”。究其原因,同“河野谈话”一样,这两则谈话也各有背景,并不只是为了反省,更多的是为应付国际社会压力采取的“柔软政治身段”。日本甚至惯用这些“谈话”来做“挡箭牌”,每当日本在历史相关问题遭受责难时,就抛出这些“谈话”,表明自己反省的态度来平息各方怒气。

理论上,弊案缠身又长期羁押的陈水扁,对于政局应该无足轻重了,除了少数激进的政治信徒之外,阿扁已不可能再像过去一样,动辄号召成千上万的扁迷。尽管如此,阿扁交保与否依旧还是焦点,而其关键在于扁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就如同这两天亦引起讨论的另一桩警察涉嫌贪污案,极其罕见地在一审就无罪定谳图书馆有老报纸。法院调查证明“警政署”政风处笔录不实,使得检方面对无罪判决结果哑口无言,只好放弃上诉。这个案子引起舆论批评:连警察都会受到冤屈,则一般平民百姓受草率起诉之害,不知凡几!曹兴诚的和舰案在无罪定谳后,仍遭检方以其它相关罪名继续起诉,也遭到当事人强烈反弹和社会议论,有人说因此促成了“速审法”的加速过关。

《中国时报》评论说,关了五百多天的陈水扁,会不会获准交保,不只民进党关心,国民党关切,全台湾也很关注。但这并不是阿扁有多大影响力,而是“五都”选举在即,“重现江湖”的陈水扁是否成为左右选战胜负的因素,各界都拭目以待。

据香港《南华早报》2月9日报道,2月7日晚,导弹护卫舰舟山舰高速航行三小时后抵达失火的渔船附近,出事地点位于日本鹿儿岛县奄美大岛西北约280公里处。

李登辉 台独 亚洲

上一篇: 港媒:女性政要活跃国际舞台 “化腐朽为神奇”

下一篇: 台报:对夏威夷原住民而言 芋头重要且神圣

网友评论:

来自玉溪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小丑取悦着这个世界,也许未曾感受到真正的快乐。回复


来自盐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虚伪的说你最近过得好不好,然后谁先转身,走掉。回复


来自商洛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我们排除做学问很实际的目的,读书就是我在吸取营养,把自己丰富起来。我自己感觉,读书最愉快的是什么时候,是你突然发现“我也有这个思想”。最快乐的时候是把你本来已经有的,你却不知道的东西唤醒了。回复


来自宜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我是个平常的人,我不能盼望在人海中值得你一转眼的注意。回复


来自临沧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5

青春是打开就合不上的书,爱情是扔出就收不回的赌注。回复


来自宣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有一个号码,一直记得,却再也不会打电话发信息过去了。回复


来自天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你要不顾一切让自己变得漂亮,即使是在那些糟糕的日子里。回复


来自高邮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4

不是因为有了希望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有了希望;不是因为有了机会才争取,而是因为争取了才有机会;不是因为会了才去做,而是因为做了才能会。回复


来自广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3

我是极空洞的一个穷人,我也是一个极充实的富人——我有的只是爱。回复


来自龙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1-23

流过泪的眼睛才会更明亮,滴过血的心灵才会更坚强。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