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6日报纸】贩卖恐惧:我们的社会真有那么可怕吗?


发布时间:2021-01-18 00:26:53 阅读量:7444 作者:政哲

从心理学了解恐惧还可以更进一步,就是了解决定我们忧虑与否的真正起点是每个人的脑9月26日报纸。

书名:《贩卖恐惧:脱轨的风险判断》

作者:丹•贾德纳(Dan Gardner)著

译者:李静怡、黄慧慧

出版社:博雅书屋

出版日期:2009/08/22

内容介绍:

英国科学类畅销书冠军。我们处在有史以来最健康、最安全的时代,却生活在“恐惧的文化”当中。恐惧是营销人员和政客的梦幻工具,我们的生活被种种威胁包围:致癌物、禽流感、SARS、H1N1新型流感、狂牛症、有毒化学物、核污染、黑心商品、气候暖化、网络色情狂、儿童诱拐犯、经济恐慌、黑枪、校园暴力事件、恐怖攻击……清单愈列愈长。但我们真的理解风险吗?

本书延续葛拉威尔的传统,作者丹•贾德纳和举世闻名的风险科学先驱保罗•斯洛维克独家合作,试图以浅显易读的方式,解释非理性的恐惧与人类做决定和生活方式之间的关系,发掘人们对风险判断的新看法。

人脑其实有两个分析风险的系统:一个是原始的、无意识的和直觉性的;另一个则是有意识的与理性的。两个系统的结论通常相同,但偶尔结论歧异时,人们就会有非理性的反应,把低风险性的威胁过于放大,如恐怖攻击、儿童诱拐事件和核废料污染,反而忽视了比较严重的风险,像是吸烟和肥胖。书中充满启发性的实例和专家的说法,以及节奏明快、简练的故事,证明我们最需要害怕的,其实是“恐惧”本身。

新书内容抢先看:

风险社会

为何我们害怕的相对微小的风险愈来愈多?为何我们忽视更大的风险?我们为何变成“恐惧的文化”?

部份的答案和自身利益有关。恐惧促进业务、带来商机。提供保护害怕的人不受任何他们恐惧事物伤害的众多公司和顾问,绝对最清楚这一点。人们愈害怕,业务愈蒸蒸日上。于是有家庭保全系统公司,以强调担心受怕的老太太和年轻妈妈的广告,惊吓老妇人和年轻母亲。软件公司大肆宣传网络恋童癖惊吓父母。安全顾问编造恐怖和死亡的情节告诉我们,把更多税金用在安全顾问上可以避免这些状况。恐惧是营销利器,所以我们打开电视或报纸时,都见到它的身影。

当然,私人公司和顾问不是唯一的恐惧贩卖者。政客大肆谈论威胁、谴责他们的对手软弱或无能,而且保证只要我们明智地投他们一票,他们就会及时把我们家门前的大野狼杀掉。官员支持编列更多的预算。政府资助的科学家清楚“没有麻烦就没有资金”的规则。活跃分子和非政府组织知道他们的影响力和他们在媒体上的形象相当,而保证有效可以加强形象的方式是,揭露吓人的故事以吸引记者,就像死尸招来秃鹰。

媒体也明白恐惧的价值。他们是营利事业,要在讯息市场占一席之地,代表得吸引观众和听众的竞争愈演愈烈。无法避免的,媒体为保卫愈来愈小的市场占有率,而愈来愈转向恐惧,因为像“您绝不能错过的故事!”的致命危险警告,是吸引注意力的绝佳方式。

但这些不能解释人类看待风险方式的全貌9月26日报纸。我们怎么会忽视一些严重的风险?这些常常都是要花钱处理的状况,但我们视若无睹。说实在的,当媒体偶尔为恐慌和非理性恐惧降温时,企业、活跃分子和政客却为了自身利益而贬低真正值得注意的议题的重要性,就像英国政府在一九九○年代初期试图达成但最终失败的狂牛症事件:当时有愈来愈多的证据支持狂牛症和人类的变种库贾氏症相关。但政府坚称这项确经证实的关联不是真的,一位内阁官员甚至夸张到召开记者会,当众喂他四岁的女儿吃英国牛肉做成的汉堡。

显然不只自身利益营销商机牵涉其中,还有文化。每当我们害怕或忽视一项风险,常取决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大麻是个完美的例子:从经济大萧条黑人爵士歌手时代开始,大麻就和赶时髦的人反传统文化形象连在一起。今日年轻的背包客穿着印有大麻叶的T恤,不是为了表达他对园艺的热爱,而是文化认同的声明。这样的人会倾向把大麻有害的说法,视为过时吓唬人的宣传而不当一回事。相对的状况也存在:对于保守主义者来说,大麻叶标帜是无政府自由主义的象征,他们会像看待呈堂证供一样认真看待任何大麻有害的证据,而轻视或根本忽视相反的证据。

心理学家把这叫做验应性偏误。人人都会如此。当我们确信某事,会对观察到的其它事实进行有偏见的过滤,以支持我们相信的事实。心理学家也发现人们容易团体极化:当有共同信念的人聚在一起,他们变得更确信该信念,而且观察方式变得更为极端。验应性偏误、团体极化和文化加在一起,可以初步了解,为何人们对哪些风险值得恐惧、哪些不必考虑,有完全不同的想法。

心理学家的发现,确认了一个古老的想法:人脑有不只一个而是两个思考系统。他们将之称为系统一和二;最早是古希腊人把这两个人性的特质拟人地称为酒神戴奥尼索斯和太阳神阿波罗,一般熟知的说法即感觉与理性。

系统二是理性。它工作速度慢、检视证据、计算并思考。理性得到的结论容易以口语说明解释。

系统一,感觉,则完全不同9月26日报纸。不像理性,它不是意识的工作,而且快如闪电。感觉负责瞬间的判断,如预感或直觉,以及心神不安、忧虑或恐惧的感觉。感觉得到的结论很难或甚至无法用言语解释。你不知为何你觉得那样,可是你就是那样感觉。

系统一的作用迅速,因为它利用内建的经验法则和习惯性模式。比方说,你打算正午在洛杉矶散步,你可能会想:“我这样做有什么风险?会安全吗?”你的脑子马上就会开始搜寻其它人在相似状况下被攻击、被抢劫或被谋杀的例子。如果很容易就出现例子,系统一就会响起警报:风险很高!得感到害怕!而你就会感到害怕,不过你不会知道为什么,因为系统一的作用是无意识的。你就只是感到心神不定而觉得散步很危险,而你很难向别人解释你的感觉。

很明显的,系统一优缺兼具。优点是,利用简单的经验法则评估状况瞬间做出决定;比如当你走在小巷中,发现从后方靠近的阴影,这时不需最新的犯罪统计数字,你也会快速反应。缺点是,经验法则可能导出非理性的结论。

假设你在晚间新闻看到在达拉斯的某平静小区,有一个像你一样的人在大白天被残暴攻击的惊人报道。事件发生在另一个城另一个州,可能很罕见甚至很不寻常,也是因此才上了全国的电视新闻;如果你再想一想,利用一下系统二,你会发现这个例子和你遭受攻击的机会一点毫不相关,而且根据统计,机会微乎其微。但所有的事实对你来说都不重要,系统一根据这个单一但很容易就会想起的个案,决定风险很高而响起警报——你在没必要害怕时却感到害怕。

问题症结在于,系统一不是为人类现今的生活设计的。我们的祖先们,靠打猎和采集植物维生。系统一是在这段漫长的演化中发展形成的,非常适合那样的环境。但在今日,极少人过着追捕羚羊和躲避狮子的日子。现今的世界因科技改变——风险的评估精细至微米,而影像和信息的冲击来自全球各地。

想象一个石器时代的猎人,夜里在发光的营火余烬旁入眠,隔天早晨在时代广场的人行道上醒来;就像系统一遇上令人吃惊和困惑的状况,努力要搞懂他身处的世界。不论他怎么努力都很难成功,于是犯错无可避免。

而更糟的状况是:当这个走错时代的原始人遇上贩卖恐惧的商人。

(摘自台湾《联合报》网站)

社会 书名 风险

上一篇: 台媒看两会:讲白话说重点 李克强作风平实

下一篇: 港报:中国改革攻坚期政策动向牵动世界神经

网友评论:

来自毕节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你要不顾一切让自己变得漂亮,即使是在那些糟糕的日子里。回复


来自仁怀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如果有选择,那就选择最好的;如果没有选择,那就努力做到最好。回复


来自长乐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婚姻,爱不由己;人在官场,话不由己;人在单位,事不由己;人在世上,命不由己;人生无奈,有何归己?享受生活,善待自己。回复


来自张家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时光越老,人心越淡。曾经说好了生死与共的人,到最后老死不相往来。岁月是贼,总是不经意地偷去许多,美好的容颜,真实的情感,幸福的生活。也许我们无法做到视若无睹,但也不必干戈相向。毕竟谁都拥有过花好月圆的时光,那时候,就要做好有一天被洗劫一空的准备。回复


来自宣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你走向我的反方向,你走的那一刹那,有没有想过,我会流多少泪。回复


来自仪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在疼爱你的人面前,你永远都只是个孩子。在不爱你的人面前,你永远都是条汉子。回复


来自福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泪水和汗水的化学成分相似,但前者只能为你换来同情,后则却可以为你赢得成功。回复


来自连云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做着两件事情:行走与选择行走的路。没有行走的人生,如一潭枯井,缺了生命的活力,丢了活着的要义;没有选择,就没了自己的轨迹与前进的方向。我们是有很多种选择的,无论怎样选择,都会有一些人,有一些风景陪着你,路途或远或近,时间或长或短,需要我们弥足珍惜。回复


来自武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相爱时,我们明明是两个人,却为何感觉只有独自一人?分开后,明明只是独自一人,却为何依然解脱不了两个人?感情的寂寞,大概在于:爱和解脱,都无法彻底。回复


来自北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6

明知道你的签名写的不是为我,而我却自欺欺人的对号入座。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