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原文化论文】学者质疑《孔子》常识错误 编剧称“孔子没反对”


发布时间:2021-04-23 20:02:07 阅读量:511 作者:鸿儒

胡玫:“有些所谓的专家本原文化论文,我看是‘砖家’。”

□学者鲍鹏山:质疑《孔子》五处常识错误

□本报专访编剧回应:我们这样写,孔子没反对

鲍鹏山:“竟然把孔子儿子的名字都写错,佩服佩服!” (设计对白)

《孔子》还未上映,已引发众多口水仗。

“真是完全崩溃了!”在看完胡玫执导的影片《孔子》后,曾著有《说孔子》、登上《百家讲坛》的学者鲍鹏山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孔子》即将于本周22日与广州观众见面,但尚未上映就引发了诸多口水战。最近的一场,就是鲍鹏山指出了《孔子》的5处常识性错误。对此,本报记者专访《孔子》编剧陈汗和何燕江,对鲍鹏山的质疑,二人逐一给予了回应。陈汗甚至开玩笑地表示:“其实对我们质疑的专家大部分都是看过的,看完了还质疑的,现在只有他一个。我们这样写,是经过好多专家论证的,其他专家同意了,孔子没反对,所以就这样喽。”

第1回合:人物称呼

反方鲍鹏山———孔子竟直呼弟子“子路”

孔子的儿子叫孔鲤,可是电影里他第一次出场的时候竟然打成了“孔锂”。另外,孔子怎么会直呼自己的弟子“子路”、“子贡”呢?称呼别人的字,这是对同辈的称呼方法。但孔子是长辈,喊弟子一定是直呼其名的。

正方陈汗、何燕江———这么称呼是为观众考虑

这部电影从开始写剧本的时候,就一直在和各路专家开会,讨论各种细节问题。这些名字问题,之前早就探讨过了。当时对这方面有三种方案:要么称名,要么称字,要么将名与字混称。最后用了第三方案。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春秋时人的称谓很复杂,比如公山不狃,拗口难记,我们就改称公山狃,简化。这是有意为之。我们所有编剧都知道,子路名叫卞仲由,但如果这样称呼,恐怕很少观众知道此人是谁。“颜渊”是名,但大家不熟悉,也就不如称“颜回”,子贡也是一样,他叫端木赐,但谁知道端木赐是谁呢?专家知道,但这部电影当然不是只拍给专家看的吧?

第2回合:人物结局

反方鲍鹏山———南子根本没被谋杀

片中的南子是在内乱中被谋杀致死的本原文化论文,但历史上,卫国的太子的确想要谋杀南子,但却因为意图谋杀南子被逐,可是电影里就这么把她害死了!而且片中孔子的弟子子路、颜回的死都不符合历史的记载。子路和颜回其实都是在孔子回鲁国之后死的。而且颜回是因为太穷、营养不良死的,根本没有电影里死得那么悲惨。子路的确死在战场上,但是时间也不对。

正方陈汗、何燕江———

电影得“钻历史的空子”

这几个人的结局, 除了子路之外,其他几个人的死,历史书上根本没有任何交代。这属于历史的空白,因为有空白,所以我们才可以编。如果历史上明确地说,颜回死于自杀,或者说颜回被人砍了多少刀而死,我们就不能改了,像夹谷会盟,五子台平叛,回鲁国,这些历史上有详细描述的东西,我们就完全按照史书上的内容去还原。而像孔子见南子时的对白,历史上没有的,我们就可以写,这个我称作“钻历史的空子”。都是人性的戏,每个人怎么变化,怎么体悟一些东西,这才是电影里最重要的东西。

至于颜回是营养不良死的,这个说法也缺乏依据吧。有材料表明,颜回家中有田地,有房地产,还有桑林,在《庄子·让王》里有记载:孔子谓颜回曰:“回, 来!家贫居卑,胡不仕乎?”颜回对曰:“不愿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亩,足以给粥;郭内之田十亩,足以为丝麻;鼓琴足以自娱,所学夫子之道者足以自乐也。回不愿仕。”———颜回其实达得到小康标准。

南子也是一样,我们设计她中了一箭,就没再交代她的生死了。其实孔子十年内进进出出卫国好几次,电影里容纳不了那么多内容,所以简化了。

第3回合:台词思想

反方鲍鹏山———于丹的话成孔子思想

片中当孔子被逐出鲁国时,弟子颜回“劝说”孔子:“您曾经跟我们讲过,如果人不能改变世界,那应该改变自己的内心。”这话是于丹说的啊,怎么变成孔子思想了?这就是得了便宜卖乖嘛,就是要妥协屈服嘛,孔子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思想。”

正方陈汗、何燕江———

这属于吹毛求疵

这当然不是孔子的话本原文化论文,而是编剧为孔子虚拟的话。但要把这句话安到于丹头上,也同样有些过分。事实上,关于台词的争议,这一点属于吹毛求疵。要找毛病,我们听到的更多的一句,是电影中孔子说了一句“苟利国家生死已”,当时很多人都叫了出来,认为是林则徐的诗。

但我们可以负责任地说,每句台词都是琢磨过的。就算是这句所谓的林则徐名言,其实也是来自于郑国的子产。子产比孔子早很多,但孔子什么事都知道。他肯定研究过子产,因为他对子产的很多言行都有过点评,比如子产把刑法给刻在了鼎上,孔子就批评这件事。所以,孔子知道子产说“苟利国家生死已”的可能性也很大。

第4回合:孔子家事

反方鲍鹏山———孔子儿子名字也写错

孔子的儿子叫孔鲤,可是电影里竟然打成了“孔锂”。之所以叫“鲤”那是有故事的,是因为这个儿子出生的时候鲁昭公送了一条大鲤鱼祝贺。这也错得太离谱了!

正方陈汗、何燕江———这是国学基本知识

孔子儿子叫“孔鲤”,这是国学基本知识。这件事情其实是电影字幕打字员出的错误———而编剧的职责,恐怕还管不到字幕打字员这里。

○场外发言

胡玫回应:我看是砖家

日前,导演胡玫在《孔子》上海发布会上回应鲍鹏山的质疑时表示:“这位专家,我看完全是砖家,砖头的砖。这人一看就是门外汉,根本不懂电影。我认为他大可不必借这种方式沽名钓誉。我们不可能完全按照历史拍,不然电影就不存在了。”

记者 郑照魁

孔子 学者 鲍鹏山

上一篇: 南京栖霞寺林散之墨宝卷疑盗卖 拍品真假未知(图)

下一篇: 罗伯特·伯纳欧:中国当代艺术的外国推手

网友评论:

来自漳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一个人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呆在光明之中,而是从远处凝望光明,朝它奔去,就在那拼命忘我的时间里,才有人生真正的充实。回复


来自九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晴天适合相见,雨天适合思念。回复


来自诸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有时候,坚持了你最不想干的事情之后,会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回复


来自渭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回复


来自叶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动了真感情的人都会喜怒无常。回复


来自明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2

起一座虹桥,指点着永恒的逍遥,在嘹亮的歌声里消纳了无穷的苦厄。回复


来自永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2

莫名的感动着一起看日出日落,永远单纯没有悲伤。回复


来自鹤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2

我能给你的,只有一杯咖啡的温暖,在心里祝福你,不要灰心,不要放弃。忍住眼泪抬起头,微笑着踏在真实的土地上前进。回复


来自桐乡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不要沉默,不想说的过错。回复


来自诸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叶,有叶的姿态。所谓姿态,是一种活着的态度。以什么样的姿态去活着?亦是以何种方式去诠释生命。人,是无高低贵贱之分的。然而生命,生命的质量是有等级的。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