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文化节】邓小平一生最痛苦的是什么?文化大革命


发布时间:2021-04-23 20:13:52 阅读量:20470 作者:寒柏

毛泽东虽然对邓小平作出了不正确的处理阳明文化节。但是,他对邓小平“保留党籍”的意见,也反映了毛泽东对邓小平的处理仍留有余地、甚至寄予某种希望的心态。

邓小平(资料图)

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曾经问过邓小平:“最痛苦的是什么?”邓小平回答说,他一生当中最痛苦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邓小平一生“三起三落”,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里,就有两次被打倒。一次被下放到江西,一次被禁锢起来,冒着被暗害的危险。而他的复出又是同“天安门事件”联系在一起,这成了当时两个敏感的话题。

邓小平第三次被打倒,是因为毛泽东不愿意看到他系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1973年周恩来病重,邓小平从江西“牛棚”里回到北京,开始代替周恩来分管国务院的工作。他在主持中央和国务院日常工作期间,于1975年开始对各方面进行整顿。这种整顿实际上是系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以来各种“左”的错误做法。用邓小平后来的话说,“这些整顿实际上是同‘文化大革命’唱反调”。这是毛泽东所不能允许的。在此期间,毛远新经常在毛泽东跟前搬弄是非。他在1975年9月曾告诉毛泽东,现在社会上有股风,就是对“文化大革命”怎么看,是肯定还是否定,成绩是七个指头还是错误是七个指头,有分歧。他还对毛泽东说,邓小平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

恰好在这个时候,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惠宪钧等几个人通过邓小平向毛泽东转交了两封信,这使毛泽东感到不悦。他由此认为,刘冰等人写信的动机不纯,他们的意见代表了对“文化大革命”的不满。他把这件事同毛远新汇报的情况联系起来,断定有人要“算‘文化大革命’的账”。他希望邓小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一个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他让邓小平主持通过这个决议,一是让邓小平这些对“文化大革命”有看法的人作这个决议,就可以堵住那些对“文化大革命”有异议的人的嘴,使他们不再唱反调;二是毛泽东想给邓小平一次机会,让他改变观点。但是,邓小平没有接受毛泽东的建议。他还说,由我主持写这个决议不适宜,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随之而来的是,邓小平的大部分工作被停止了。1976年2月,华国锋代理国务院总理职务,并主持中央日常工作。这时,全国开展了“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华国锋分批向党内高级干部传达了毛泽东的“重要指示”。在这个指示中,毛泽东点名批评了邓小平。他说,邓小平这个人是“不抓阶级斗争的,历来不提这个纲。”他甚至认为邓小平“代表资产阶级”。尽管如此,毛泽东对邓小平的批评还是留了一定的余地,说:“批是要批的,但不应一棍子打死。”

华国锋在传达毛泽东“重要指示”时发表了一个讲话,这个讲话经毛泽东审阅过。华国锋还强调说:要在学习毛泽东“重要指示”的基础上,“深入揭发批判邓小平同志的修正主义路线错误”。他希望高级干部在这个问题上要“转过弯来”。随后,毛泽东的“重要指示”和华国锋的讲话向全党作了传达。

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邓小平两次被打倒,但毛泽东两次都把邓小平的问题当做内部矛盾,对邓小平的处理都留有余地。其中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毛泽东看中了邓小平的才华。而且邓小平的性格又很像毛泽东,就是在原则问题上不肯让步。所以,毛泽东很欣赏邓小平。他不只一次地在公开场合下评论过邓小平。在中共八大召开前夕,为了推选邓小平当中央书记处总书记,毛泽东在七届七中全会上当着70多名中央委员的面评价邓小平:“我看邓小平这个人比较公道,他跟我一样,不是没有缺点,但是比较公道。他比较有才干,比较能办事。你说他样样事情都办得好呀?不是,他跟我一样,有许多事情办错了,也有的话说错了;但比较起来,他会办事。他比较周到,比较公道,是个厚道人,使人不那么怕。我今天给他宣传几句。他说他不行,我看行。”

书的第一章,许宏提到山西的陶寺遗址,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发掘,到现在也没有停止阳明文化节。

经历了这些,六小龄童认为,与其这样,这一生不如就做一件事:把“孙悟空”演好阳明文化节。 “人生做好一件事就够了,《西游记》是我艺术生涯的珠穆朗玛峰,虽然不能超越,但我期待可以第二次登顶。 ”

1904年春夏之交 ,在吕碧城的天津住处,有客人投“秋闺瑾”的名片求见。来客身着长袍马褂男装,头上却梳着女人的发髻,英气勃发,气度非凡,这人就是“鉴湖女侠”、并曾以“碧城”为号的秋瑾。

“20世纪建筑遗产委员会的成立,意味着长期以来关注不够、但极为珍贵的20世纪建筑遗产保护工作从此有了专家工作团队。这是一个有社会价值和历史意义的世纪性文化保护工程,将是为子孙后代造福、守得住‘乡愁’的人文实践工程。”单霁翔表示。(记者 廖翊)

影片制片方傲日格乐认为,《德令哈之夜》获得世界民族电影节“最佳电影音乐奖”,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影片以青海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德都蒙古长调民歌”为题材,融合中国流行元素及美国乡村音乐,让古老传统民歌“混搭”西方乡村音乐,既能促进世界各民族音乐的交流,也将民俗文化与西方音乐进行了完美融合。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德都蒙古民歌运用最自然纯粹的原生态唱法与传统器乐演奏,全方位展示着传统音乐的艺术魅力。

1919年,朱安的生活面临着一个大的转变,周家台门卖掉了,鲁迅在北京买下了八道湾的宅子,准备把家人接去同住。对朱安来说,她的心情很复杂:从此要离开故乡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无异于和娘家人生离死别。可是,她又不能不跟着一起去,不能放弃她在周家的地位——尽管是极其可悲的地位。

大嘴巴:于正的“一次巧合和误伤”,伤得琼瑶阿姨安眠药都加倍又加倍,这事该怎样和平解决呢?由孟子研究院、邹城市文物局与齐鲁书社合作,历时三年编纂而成的《孟府档案全编(前集)》共九卷,共100余万字,照片6000余幅,包括《纸质档案》、《碑刻档案》、《重纂三迁志》、《三迁志》、《孟子世家谱》、《汉画像石摩崖刻经》、《府藏文物》。书中清晰完整地展示了档案或文物的原貌;每卷首均加以简要的文字概述,对该卷所收内容给予准确客观的评述。该书的出版是孟府档案第一次集中面世。

在江津乐当纤夫时,长江航运还以木船人力运输为主,江津乐和同事们主要负责的是金沙江屏山到雷波一段的水路。金沙江是长江上游最险要的河段,由于水流湍急,滩多水险,水位落差大,刚刚当上纤夫的江津乐吃了不少苦头。“拉船靠的就是一股劲,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掌握不好技巧,老是会把皮磨破,肩上、背上、手上,都是伤。为了练好手艺,江津乐不仅不时向老船工请教,还一直私下琢磨,想办法练手艺。渐渐的,江津乐成了一名优秀的纤夫,得到了大家的承认。

邓小平 文化大革命 资料

上一篇: 摄影金像奖组委会:影像技术鉴定有助于真实性判断

下一篇: 4幅被盗领袖题材画被追回 案值上亿元(图)

网友评论:

来自遵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在外的伤痛总能痊愈,而我,从此是个带有内伤的人,一生一世,残疾地活着,该如何是好。谁把谁真的当真,谁为谁心疼。回复


来自敦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做人如流水,你高,我便退去,决不淹没你的优长;你低,我便涌来,决不暴露你的缺陷;你动,我便随行,决不撇下你的孤单;你静,我便长守,决不打扰你的安宁。回复


来自侯马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想要看清事实,必须要经历一些疼痛。回复


来自七台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清醒一点吧,世上没有未完的事,只有未死的心。回复


来自平顶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3

不要太把一个人放在心上,因为在那个人的心里你或许什么都不是。回复


来自德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2

喜欢上你,并不是你长的好不好看的原因,而是你在特殊的时间里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感觉,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回复


来自信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2

有些人,在不经意间,就忘了;有些人,你想方设法,都忘不了。回复


来自枣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2

在这世上,最容易变的是人心,但最天荒地老的也是人心。回复


来自抚顺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我们排除做学问很实际的目的,读书就是我在吸取营养,把自己丰富起来。我自己感觉,读书最愉快的是什么时候,是你突然发现“我也有这个思想”。最快乐的时候是把你本来已经有的,你却不知道的东西唤醒了。回复


来自黄骅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21

没办法体面地喜欢一个人,因为在乎本身就极不体面。密切关注一个人的言行,稍有接触就紧张得可笑。这份不雅是爱情里最好的东西之一,它装不出来,也掩盖不了。无论多成熟的人,深爱时都会回归成孩子。回复


热门专题